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情感 >

掌心痣 by:南山鹿(下)(57)

时间:2019-10-09 10:06 标签: 虐恋情深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豪门世家
那倒不必。庄恪面不改色地问,这是他送你的? 陆晚说是:今年的生日礼物,定制的。 你喜欢这些东西?庄恪端正矜持地坐着,看她将枪仔细放进垫了丝绒的盒子里,轻拿轻放、爱护至极,有点不高兴。 我也可以送你,什么
  “那倒不必。”庄恪面不改色地问,“这是他送你的?”
  陆晚说是:“今年的生日礼物,定制的。”
  “你喜欢这些东西?”庄恪端正矜持地坐着,看她将枪仔细放进垫了丝绒的盒子里,轻拿轻放、爱护至极,有点不高兴。
  “我也可以送你,什么样的都可以,镀金的,雕花的,还可以镶嵌宝石。如果你需要,明年夏天我们去加拿大住一阵子?我在那里有个林子,龚叔会带你打猎,林子里有熊有鹿有兔子,还有狐狸,会很有意思。”
  陆晚收好盒子:“我喜欢的又不是这个东西本身。”
  她怎么可能会喜欢枪这种冷冰冰的,暴力且没有回转余地的武器?她喜欢的是送东西的人。马上,那个人就要过生日了,陆晚却没有机会回礼,甚至连一通电话、一封短信都发不出去。
  庄恪对陆晚的话置若罔闻,他自顾自地说:“明年生*你想去哪里过?四月……四月的日本不错,你喜欢吗?托斯卡纳的春天也非常漂亮,还暖和,后年的生日就去意大利过吧?我们可以找个酒庄住上一个月,那种有葡萄园的庄子,你肯定会喜欢的……”
  “庄恪。”陆晚很少连名带姓地叫他。
  庄恪停下一厢情愿的叙述,听她认真地说:“我和你没有那么多未来好拿来探讨。不管是明年的事还是后年的事,我都没想过,也不愿意去想。”
  他问为什么。
  陆晚叹气:“你觉得,一个被判无期徒刑的囚犯有心情去幻想明后天的饭食是馒头还是米饭吗?或者说,她会期待第二天的劳作是缝毛巾或者做行李箱吗?不会的。眼前的这些不是我要的生活,我过得不开心,也不会在哪天突然变得开心,我对它没有任何期待。”
  她不曾期待,所以不会失望,任凭庄恪做再多“错事”、弥补与否,在她这里都没有区别。
  绝情如斯,令人心寒。
  离开陆晚房间之前,庄恪敛了敛眼皮:“但我有。”
  后来两周,陆晚获准独自出席了几次社交场合。
  ——这也是庄恪小心翼翼的让步中的一件。
  前提是,这些场合的嘉宾名单中必须保证没有祁陆阳和他朋友圈里的人,庄恪每次还会派贴身司机全程护送,与主办方也提前打好招呼,等于圈了个小院子让陆晚这个无期徒刑犯放放风。
  她没料到,自己会在“放风”时碰到葛薇。
  那天,是一个美籍日裔木雕艺术家世界巡展中国站的开幕酒会。
  陆晚对艺术一窍不通,虽说展方有提前寄来印刷精致的展品手册,她依旧不清楚当天展出的是些什么,稀里糊涂就奔去了现场。
  联合策展人之一是个长相颇明艳的年轻女人,姓周,从小在国外长大,中文说得不错,口音夹生,稚拙可爱,看人时眼神诚挚不躲闪,一口牙齿亦保养得极好,细糯整齐,颜色莹润,不是烤瓷牙那种泛着青的假白。
  这位周小姐称呼每一位女士时习惯用她们的本姓,而不是夫姓——比如,她会亲切地叫陆晚陆小姐,而不是庄太太,很能博人好感。
  雌雄莫辩的艺术家蓄着比女人还浓密飘逸的头发,作品风格y-in郁又晦涩,显然不是陆晚能欣赏的,她在造型诡异的木雕里转了不过半圈,因为不知所云,生出些意兴阑珊来。
  周小姐过来冲人挤挤眼睛:“你可以去露台看看,那边风景很好,还有一只猫。”
  陆晚尴尬于自己的不识货——或者说不懂欣赏被人看穿,周小姐却完全不在意:“亲爱的,放轻松。艺术品不是人民币,不可能人人都对它感兴趣。露台上的灯光音乐是我布置的,那只猫也是展品之一。这么想给我面子,可以试着去那边捧捧场?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还真是个天生会讨人欢喜的角色。
  陆晚依言踱到亲水露台上逗猫玩儿。这里灯光昏黄,音乐声被调得很轻,轻得像温吞流动、刚没过脚踝的小溪;露台外是一片种了芦苇的池子,风吹过,毛乎乎、软绵绵的芦苇浪缓慢翻覆着,世外桃源一般宁静。
  陆晚打算在这里混到深夜再回庄家,能多透口气就多透口气。
  有人跟着她到了露台。
  葛薇身着一袭长袖高领黑色礼服裙,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配上她淡眉寡眼却也充满女人味的五官,有种欲说还休的含蓄东方风情。
  只是,她神色间附着惶惶然的紧张感,精神紧绷,焦虑全写在眼中,粉底修饰了脸色,遮不住底下布满的憔悴与枯槁。
  也是个可怜人。
  陆晚朝葛薇敷衍地笑笑,语气平静:“好久不见。”
  按常理,故人相逢,不论关系亲疏、过往如何,这句话后面都该接一句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只是,她们俩过得都不太好这件事实在是太显而易见了,显而易见到一问出口,只能徒增尴尬与伤感。
  “怎么不问我过得怎么样?呵,听说你过得不太如意,我倒是挺开心的。”
  葛薇话讲得刻薄依旧,可神情不似上次见面那样怨毒尖锐,也不像在医院刚共事时的针锋相对、处处计较。她说自己开心,脸上并没有半分高兴,想来不过是图个嘴巴快活罢了。
  “你开心就好。”陆晚无所谓地接了句。
  职业习惯使然,她摸完猫立即找侍者要了s-hi巾擦手。
  从掌心要指缝,陆晚擦拭得无比仔细,葛薇在一旁看着,冷不丁地开口:
  “我不喜欢当护士,从来都不喜欢。选择学护理不过是因为好找工作,能快点出来挣钱。很多次,我都好想拿针头戳那些猥琐、无赖、瞎发脾气的病人的眼珠子,或者用剪刀把势利的领导开膛破肚,我对孩子也没耐心,他们太吵了,仗着生病随意地发泄哭闹,又可怜又可恨,在儿科轮转那会儿,我不止一次偷偷掐这些无理取闹的小病人解气……我当时天天盼啊,盼着什么时候能找到机会从医院里跳出去,那样就解脱了。”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