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情感 >

掌心痣 by:南山鹿(下)(56)

时间:2019-10-09 10:06 标签: 虐恋情深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豪门世家
时间过得可真快,你这一转眼也28了,十年了啊老太太叹了句,语气比平时少了疏离的恭敬,多了些充满人情味儿的起伏,像在嗟叹什么,当年我在章华第一次见着你的时候,就想,这小伙子个子长得好高,身板也壮实,运动
  “时间过得可真快,你这一转眼也28了,十年了啊……”老太太叹了句,语气比平时少了疏离的恭敬,多了些充满人情味儿的起伏,像在嗟叹什么,“当年我在章华第一次见着你的时候,就想,这小伙子个子长得好高,身板也壮实,运动员都比不了,眼睛却还像个孩子一样,亮亮的,见人就笑。那会儿,整条街的n_ain_ai阿姨都喜欢你,说陆家的阳子样样都好,跟他爸一样,热心,宽厚,又有本事,以后肯定能成大器。”
  何嫂晶体浑浊的眼里已经很难看出什么情绪,祁陆阳却能感觉到,老太太有话想说,不能说。
  他打哈哈:“那您觉着我成大器了么?”
  何嫂笑着点头。
  祁陆阳完全没当真,又问:“那我真像她们说的,和陆老头儿一样好?”
  何嫂依旧点头。
  他笑:“您哄我开心呢吧?我哪儿能和陆老头儿比,我啊,就是个狼崽子,我知道的。”
  等祁陆阳上楼休息去了,何嫂静立原地良久,默默念了句“我说的是真心话”,这才转身去了佛堂。
  在祁元信和祁晏清的灵前上好香,何嫂低声念叨:
  “晏清,何妈知道你委屈,和你一批的那几个,儿子女儿都好大了,你却连28岁都没活过。但陆阳这孩子也没真的干过坏事,被人拉着一头栽在这摊泥里,也不是他愿意的。我记得,你生前挺喜欢这个弟弟的,还说等病好了就要带着弟弟去骑马,对吗?”
  她说到一半开始哽咽,又跪下,换了个方向对着祁元信的遗像磕头:“老祁总,我知道您的苦衷,也知道您的委屈和不甘,可我就是狠不下心,天天睡不了安稳觉,一肚子话憋着,喘不了吸不进的,我难受,真的难受啊……”
  佛堂里的香,燃了一夜。
  白天才是生辰的正日子,祁陆阳把自己关卧室里,说是在家补觉,其实是将陆晚留下来的生活用品又给细细整理了一遍。
  失眠了快十年的人,哪来什么觉好补。
  陆晚当时走得急,去了趟酒会就进了局子,再没回来过,房间里的生活痕迹来不及清理——兔子样式的充电宝,Hello Kitty的指甲钳,真丝眼罩还带着圈花边,手持美容仪造型奇特,精油套盒买回来就没拆过,毛绒散粉扑上香香的,是她的气味……祁陆阳连陆晚用到空瓶的护肤品罐子都没舍得扔,收拾完再按原样摆回去,仿佛人还在。
  陆晚看起来咋咋呼呼、小辣椒一样,本x_ing却是非常典型的女孩儿,心思又细又软,爱臭美,还有点轻微收集癖。她读书时成绩不怎么样,漂亮精巧的笔和本子倒囤了一大堆,小学的时候时兴往笔盒里放带香气的小珠子,陆晚买了好些,上课也要拿出来闻一闻玩一玩,被老师收走了不知多少。
  后来她再大了点,什么发圈啊配饰啊买的就更多了,抽屉装不下。
  陆晚高三搬回章华住,占了陆阳的房间不说,还搬来一大堆东西,毛绒玩具几乎将床头塞满,各式各样的风铃也挂了整面墙,书桌上书没见几本,各色指甲油、串珠子倒是叠了两层,笔上面还要挂个毛乎乎的彩色圆球,累赘又矫情,惹得陆阳吐槽:
  “我在这儿住了十几年,一个箱子能把东西装完。你倒好,才来几天啊,一个房间都搁不下了。进货开店呢?”
  现在,祁陆阳只郁闷陆晚怎么没再多留点东西在自己这儿,堆满了才好。
  可就算留了东西又如何?她还是走了。
  人没留住,要再多身外之物又如何。
  随意挑了几口长寿面吃下,走了个过场,祁陆阳傍晚时分出了门,何嫂问他去哪儿,他说加班,其实只是想开车到处晃晃。
  刚把车开出地库,祁陆阳就接到了林雁池的电话。
  自打祁陆阳“提亲”失败后,两人有段时间没有联系——或者说逢场作戏了,他觉得这样很好,所以今天也打算以最短的时间把话讲明白,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大家都轻松。
  这种事,祁陆阳从高中开始就在做,绝对驾轻就熟。
  “陆阳哥,生日快乐。”林雁池在那边说。
  祁陆阳轰轰地踩着油门,轻飘飘地回了句谢了,又问她到底有什么事,自己在开车,不方便多说。
  其中的意思明显得无需深想。
  祁陆阳完全可以像以前对其他女人那样更冷血一些,电话都不接,直接玩消失,可他没有。
  陆晚说,没有他,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好了——祁陆阳听到心里只觉得这话像铅块一样沉甸甸的,他想重新当个好人,想配得上陆晚炽热的喜欢。
  林雁池说自己准备了一个生日礼物。
  “这就没必要了。你送的我不需要,我需要的你也送不了。我的意思,你能听懂吧?”祁陆阳单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搭在车窗框上,冷风刮得他额发纷乱,轮廓也显出几分凌厉来。
  那边的林雁池,不急不缓地扔出句话过来。
  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轮胎在路面上刮出长长的两道黑色痕迹,祁陆阳将急速行驶中的帕加尼强行歇到路边,眉毛压眼,问:
  “你刚刚……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点,还有
 
 
第60章 Chapter 60
  时间回拨到十月底,祁陆阳生日前两周。
  监听事件过后,庄恪对陆晚的态度里多了一丝小心翼翼,时不时退让几步,没再把人逼得那么紧。这种小心翼翼的让步,并不是给予她基本的尊重或者不再侵犯隐私,庄恪只是用抓大放小的方式来“讨好”陆晚,借以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
  就比如,他主动将祁陆阳送给陆晚的格/洛克42袖珍手/枪物归原主,里边却连一发子弹都没有,空有个枪壳子而已。
  摩挲了套筒上雕刻的玫瑰好半天,陆晚见庄恪仍留在自己房间里没走,冷冷一笑,出言讽刺他:
  “做什么?等着我说‘谢谢保管’?”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