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情感 >

掌心痣 by:南山鹿(下)(4)

时间:2019-10-09 10:06 标签: 虐恋情深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豪门世家
两人的诉求背道而驰。 祁陆阳还在坚持:我说过,我会对你们好。 这不是好不好的事!无法沟通,陆晚只说:药在哪儿?我要吃药。 如果我不给呢?祁陆阳扔了花洒,不由分说把人抱起来,托着腿根,让她以背抵墙,这回再
  两人的诉求背道而驰。
  祁陆阳还在坚持:“我说过,我会对你们好。”
  “这不是好不好的事!”无法沟通,陆晚只说:“药在哪儿?我要吃药。”
  “如果我不给呢?”祁陆阳扔了花洒,不由分说把人抱起来,托着腿根,让她以背抵墙,“这回再别乱扑腾,我今天心情很不好,惹急了,疼得是你不是我。”
  …………
  “还闹不闹了?”祁陆阳又在最后关头停下,饶有兴味地问她。
  陆晚全程第一次睁眼,水波潋滟的眸子对上他的,旋即又凄然地闭上,闷闷出声喊了句:“小叔叔……”
  她亦足够了解他。
  一声轻唤,直接让祁陆阳在瞬间缴械投降,陆晚顺势获得了短暂的解脱。她还是那句话:“我要吃药。”
  “没有药。”
  “陆阳,别让我恨你。”陆晚嘴唇都抖了起来。
  她居然说恨。
  祁陆阳心里一抽,神情在须臾间变幻莫测。末了,他心一横,心底便有了决断:如果爱意不够拿来纠缠,哪怕是用恨去互相折磨,他也要拉上陆晚一起沉沦,至死方休。
  “随便。”丢下这句,祁陆阳把陆晚一个人扔浴缸里,自己先出了去。
  等陆晚终于有力气从浴室里蹒跚着出来,主卧里早已空无一人。她先还试着去拧了拧门把,果然被人从外面锁上了,不死心,陆晚砰砰地拍响房门,又亮着嗓子叫了几声:“何嫂!何嫂!帮帮我!”
  外边,低低的、类似于争吵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又过了会儿,只听祁陆阳说了声“她是我的人,我想怎么处置用不着您多过问”,再无任何声响。
  脸色渐渐苍白,陆晚苦笑:这房子说是在何嫂名下,可主人……到底还是姓祁的啊。
  没有费心地在房间里到处找药,也没再傻乎乎地喊人送什么进来,陆晚能猜到,如果祁陆阳打定主意要像说的那样做,这三天,甚至更久,自己不会有机会踏出这间屋子。
  她八成是要被这人软禁了。
  躺回床上,任凭祁陆阳残留在皮肤、空气和布料上的气息无孔不入地侵袭,陆晚无处可躲,也不想去躲。她只静静地流泪,任由眼泪一层层冒出来,滑过脸庞,被蒸发,表皮皴皱的拉扯感带来浅浅的痛。
  她不懂,事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
  *
  不过,陆晚这回似乎猜错了。
  浑浑噩噩的一天一夜过去,滴米未进、以绝食抗议的她,于第二天凌晨时分等来了折返归家的祁陆阳。
  祁陆阳真的没想到,陆晚的反应会这么大:整整2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不开门,她宁愿将自己饿死在屋子里,也不想给他一个孩子……
  他就这么差?
  稍着满身风尘仆仆,和说不上来的莫名肃杀之气,祁陆阳径直走到床边,往因为低血糖而迷迷糊糊的陆晚嘴里塞了粒指甲盖大小的药片:“再满意了吧?”
  差点被噎死的陆晚坐起来,生吞下那枚味道奇怪的药片,再避开祁陆阳的眼睛接过他手里的水,仰头喝了个干净。
  她太渴了。
  祁陆阳又给陆晚倒了一杯,她喝得急,水呛进气管,登时咳得满脸通红。轻拍女人瘦削的脊背,他叹气:“以后不要再惹我生气,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你自己。”说罢,将一整板药要都递了过来:
  “这么多,够你吃了。”
  习惯x_ing地反复确认着包装盒上的字,陆晚许是还不放心,顺手又补了一粒。
  默默看她心平气和的这番动作,祁陆阳眼神微妙地闪了闪,掩饰某种没被察觉的愧疚不安。多此一举地,他主动拿过床头柜上的另一盒药,当着人面打开,拆出几颗后说:
  “这些是长期的,你要觉得有必要的话,也可以吃。”
  看来这人是打算放纵自己随时随地、尽情尽兴地乱来了。讥讽地扬起唇角,陆晚说:“谢了,一天一粒,我不会忘的。”
  “迟迟,咱们俩之间真没必要这么说话。昨天的事……我很后悔,你别往心里去。好吗?”
  “嗯。”
  祁陆阳执起陆晚未愈的右手,盯着虎口细瞧,却不止是在关心这一处:“还疼吗?”
  没有回答,陆晚主动端起一旁的粥,小口小口地喝,显然不想继续和对方多说些什么。
  何止是疼而已。
  在被强迫被侵虐的折磨下,在身体无法自控的屈辱下,在自由和权利都被限制的恐惧下……身体的痛显得不值一提。
  对着陆晚的沉默,祁陆阳没有办法,只得先去了浴室。
  再出来,陆晚已经躺下了。他知道她没睡着,五指伸进她的长而软的发丝中,勾起,旋绕,缠住,再松开,一点点地试探着靠近。将下巴轻轻搁在陆晚肩头,男人商量道:“迟迟,我昨天的话随时有效,你要不再考虑考虑?我是真的想要个孩子,我……”
  陆晚翻过身,自己动手将身上的浴袍扯开,脱下扔到一旁,神色是一种了无生趣的凛冽:“趁我还没开始吃妈富隆,你直接来吧,没必要假客气。等怀上了,你大可以把我绑起来用葡萄糖续命,总能撑到孩子生下来的。”
  她以为自己能忍住不哭,结果话说一半,眼泪已经像满溢的池水一般自然而然地跌落,砸在手上,很烫,很重。
  这种时候怎么能哭呢?怎么能哭呢?
  眼见着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些许气势一泻千里,自觉狼狈又窝囊的陆晚重新躺回去,将脸揉进被子里,抽泣的声音压得极低极低。
  祁陆阳想安抚一下她,伸出的手悬在半空,直到肌r_ou_都僵直酸痛了,仍不敢落下。
  他的听觉亦变得无比灵敏,陆晚的每一次压抑的抽噎,每一次缺氧般的啜泣,都像钝掉的刮刀一般磨蚀着男人的神经。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