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情感 >

掌心痣 by:南山鹿(下)(14)

时间:2019-10-09 10:06 标签: 虐恋情深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豪门世家
又羡又妒的林雁池也是这天才知道,为什么她介绍自己小名叫池池时,祁陆阳多施舍了她几个眼神,夸了句:还真个好名字。 原来世间所有无主的情话,都有主。 他的没送出去,她也一样。 * 陆晚回到温榆河老宅后,在房间
  又羡又妒的林雁池也是这天才知道,为什么她介绍自己小名叫池池时,祁陆阳多施舍了她几个眼神,夸了句:“还真个好名字。”
  原来世间所有无主的情话,都有主。
  他的没送出去,她也一样。
  *
  陆晚回到温榆河老宅后,在房间的落地窗前看银杏,从日暮坐到天黑。
  她明明可以待在南江不过来的,明明可以学乖点不再惹母亲伤心,明明可以看到停车场那一幕时转身走掉,或者在电话里将话说开,最后却还是死乞白赖地回了这个地方。
  ——只因为担心某个人的安危,想最后为他做点什么,帮他抚平眉间那一点忧愁,再好好道个别。
  就算祁陆阳要结婚也不是一两天的事,陆晚还有时间。
  现下,何嫂不说,陆晚也知道祁陆阳正在未来岳父的饭桌上,要很晚才能回来。
  她从不怕等。
  从少时等他猜到自己的心思、给予回应,等他厌倦身边形形色色的女朋友,等他在异国回信给自己哪怕一个字,等他给机会,等他来采撷,等他先认错……
  就算是等,这也是最后一次了,陆晚告诉自己。
  不知几点,门边传来轻响。
  从少女时期到如今、第一万次把自己安抚好,陆晚将碎了一地的心拼回个七七八八,回过头,在月光下朝祁陆阳绽出个笑:
  “回来啦?”
  陆晚进屋就泡了个澡。月白色的睡袍覆在光滑细腻的皮肤上,要掉不掉的肩带纤细而脆弱,像她本人。
  当年求之不得的明月光终于撒在了自己身边,回家就能看见,这情景,让祁陆阳心中充盈着难以言表的满足。索x_ing不开灯,他踏着一地清辉走到陆晚身边坐下。
  祁陆阳将右手搭在女人肩头,搂紧,她便如往常一般侧过脸,开始细细啄着他的指尖、手掌,最后将唇落在他掌心的黛青小痣上。
  压在他生命线上的,不是那颗掌心痣,而是她。
  祁陆阳贴着人耳根说话:“想给我个惊喜?就这么不声不响跑回来,也不让人去机场接一下,欢迎牌我可都准备好了,还订了花。”
  “又抽烟了?”陆晚无视他的话语,换了个话题,鼻端有淡淡烟Cao味萦绕,“以后少抽点,不好。”
  祁陆阳失笑:“我进屋前还闻了的,没有味儿啊……你狗鼻子啊?”
  就像抽烟的人永远闻不到自己身上的气味,被爱的人永远不知道那个爱自己的人有多辛苦。
  他和她都不知道。
  两人对对方均有着致命吸引力,肢体一接触,纠缠便无可避免。祁陆阳心里急切,却仍努力将自己化作一阵风,细密的亲WEN落在陆晚身上轻得像羽毛,死守分寸,欲扬先抑,温柔得她忍不住想叹息。
  忽地,陆一明的死状于脑海中一闪而过,陆晚胃里翻江倒海起来,体温也跟着冷了几分。她猛地推开他,眉目纠结在一起:
  “今天算了吧,我……我不是很想。”
  陆晚以为,都到这一步了,向来执着得过分的祁陆阳会用强的,她甚至做好了被撕裂的准备。谁知,对方在短暂错愕后就顺服地翻过身去,还关切地问:“怎么了?”他观察了下,见陆晚没什么异常,便用手指一下一下梳理着女人柔顺的发,没头没尾地说:
  “最近身上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你在南江这几天食欲怎么样?睡眠呢?”
  陆晚说实话:“只有心里不舒服。”
  “为什么?”
  “因为你。”
  “担心我么?”祁陆阳从下属那儿得了陆晚递过来的消息,虽然比林永强那边迟了些,却仍是觉得感动——她是在乎自己的。
  祁陆阳坦诚:“我最近确实惹了些麻烦。因为李焘。”
  听到这儿,陆晚立即紧张地看向他,真切的忧虑无遮无拦、全写在脸上。祁陆阳心里一暖,又说:
  “别怕,事情已经处理得七七八八了。我只是担心李焘还留有后招,毕竟他也怕我报复。这老小子精得很,时时刻刻在埋/雷。他要是想继续整我,不是没有办法。”
  就比如告发祁陆阳商业贿赂。
  虽然他行事极有分寸,不管是送出手的还是应承下的,都属于民不举官不究的灰色地带、没踩线,却仍有一定风险。
  怕吓着人,祁陆阳继续说:“我已经找到帮手了,李焘暂时不会轻举妄动的。你放心。”
  陆晚知道他说的帮手是谁——林家人。
  也许是出于某种小心眼的妒忌,也许是出于对外姓人的不信任,也许只是偏见……陆晚总觉得,这家人靠不住。
  她自我斗争许久,还是把手机递给了祁陆阳:“陆阳,这里面有些东西,说不定可以帮你。”
  等祁陆阳听完、看完陆晚手机里的录音和其他内容,他先是盯着她细瞧了半分多钟,等狂喜再也无法掩饰,祁陆阳紧紧拥住陆晚,胡乱地在她脸上亲着:“迟迟,我该怎么对你好才够?”
  她曾说“教我用它”,也说过“再也不想用它”,祁陆阳一度以为陆晚后悔了、退缩了,可关键时候,她还是毫不犹豫地站在了自己这边。被他的情绪感染,陆晚心里总算有了点喜气——她高兴于自己的有用,只不过这种欣喜稍纵即逝,比天边烟火的寿命还短。
  她小心翼翼地说:“李焘的事是钟晓偷偷告诉我的,她马上要临盆了,你就算有什么打算,也拖一拖再做决定。好吗?”
  拖一拖?李焘会安心等着自己找上门?
  没有猎人会放弃最佳的狩猎时机。箭在弦上,焉有不发之理。
  祁陆阳本打算说“我等得了,他可等不了”,却在想到陆晚在葛薇一事上的反应时,犹豫了。
  他含混地点了点头。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