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野鸽子 by:赵吴眠(下)(90)

时间:2019-09-21 20:58 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悬疑推理
许中益是带给我一些麻烦,那谈不上恨。 有分别么? 阿九我是有所不为的。任远图几乎要词穷了。 远图,伪善不是有所不为。柯语微温温道了句。 任远图的语气,倒似是正义感爆棚一般:我想问问念念,碍着你什么了,她
  “许中益是带给我一些麻烦,那谈不上恨。”
  “有分别么?”
  “阿九……我是有所不为的。”任远图几乎要词穷了。
  “远图,伪善不是有所不为。”柯语微温温道了句。
  任远图的语气,倒似是正义感爆棚一般:“我想问问念念,碍着你什么了,她是北溟的未婚妻,与你何干?”
  “为了让你心无旁骛,”柯语微淡笑着,“你也知道她是余北溟的未婚妻?别人的未婚妻一来,你的目光就锁在那里了,从早到晚,无时无刻。你也许不知道,那一阵子,你的目光哪怕从她身上挪开一刻,多看看我,也许就能救了她。”
  一个将近六旬的老太,在诉情愁,在说“你当年要多看看我”,这也是让人汗毛倒竖的事情。
  十音不明白,她刚到边防的时候听过九先生的威名,九先生的武装组织凶悍无比,明明能突得破那些缉毒关卡,那个见首不见尾的大毒枭,偏偏堪不破一段不被爱的感情。
  “阿九,你是不是疯了?”
  十音察觉任远图的声音激动,似乎因为妈妈的眼睛,他的确是自责难受的。
  但他唤柯语微阿九,他们的确有过一段情,他此际才知道柯语微是疯的?
  “我疯了?我不知道谁更疯一些?”任远图情绪起来了,柯语微却依旧是心平气和的,“请问你的德国专家团队此刻在哪里?你心心念念要将世上的另一个你,变成真正的你,你不疯?”
  十音凝神等着,这间小暗室里,她下意识里抬头看孟冬,当然看不到,却被他准确无误地啄了一下唇。他没事。
  任远图半天才道:“小城临别那夜,你告诉我,你为我准备了世间最好的礼物,难道不是这个?”
  “是什么?”柯语微反问。
  “你明知我指的是……孟冬。”
  十音将手臂环紧了孟冬,他再次拍了拍她。
  “哦,那个小天才。”
  时隔八年,十音又听到有人在喊“小天才”,就好像回到了那个雨夜,那个外号被称作“好人”的律师在说:“你女儿和那个小天才,两个世界的人,早晚要分开。”
  周遭暴雨声音一点一点响了,直到听到柯语微的笑声,那错觉中的雨声才渐渐歇下去。
  柯女士的回答倒很郑重:“远图,你在开什么玩笑,那是若海和景蓝的儿子,怎么是给你的礼物。”
  “阿九,你是在怪我后知后觉么?”
  “不,我不怪你。”柯语微颇不屑,“你大概不了解我。我其实不喜欢怨恨,我习惯把别人用于怨恨的时间,去专注解决问题。”
  她把生杀予夺,称作为——解决问题。
  任远图有些急:“我知道,那些年我做错了很多事,伤过你无数次,但你对我……阿九,我不知我们的恩怨从何而起,但那场火……你想要的我以为我都为你做了。”
  十音听得迷惑,那场纵火案任远图是有份参与的!听口气,仿佛任远图才是那个痴心人,柯语微反倒像个负心女?
  这又与目前的认知不符。
  副厅内,任远图完全恢复了神志,交谈的频率升温,变得益发激烈。
  十音和孟冬终于听明白,那场古城医学院的大火,起初的确是柯语微策划的纵火,只为制造无可逆转的灾难,灭了那个医学院在读的亲弟,为她自己争夺家族话事权。
  这段历史,与孟冬从M国军政府报告中译出的内容别无二致。想必军政府的推测也非空x_u_e来风,那个柯氏族人确实握有实锤。
  当然,军政府的报告不可能详细到纵火案的具体参与人、执行人的姓名。
  在他俩此刻的唇枪舌剑中,水下沉寂二十余年的冰山慢慢显露。
  任远图、顾文宇都是参与纵火的策划者。那一年柯语微承诺给任远图的酬金可观,几乎是拱手送出柯氏手中的一条完整供毒、运毒线路,而此刻并不在场的顾文宇,居然是一位心甘情愿的付出者。
  然而在这场罪案的最终,任、顾二人什么都没得到,还都沦为了纵火案的受害人,双双出现在了死亡与失踪人员的名单之上。
  至于顾文宇究竟有没有被毁容,十音还没见过此人尊容,也未从任何资料中获知。
  余父在日记中描述的所有与罪行相关的事实,柯语微很大概率就是那个亲历者,后来的试验报告,八年前的九先生通过那名律师,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夜,想必已在爸爸的电脑里获取到了。
  琴弓中的那枚存储卡,于柯女士意义不大,却是顾文宇及其所属的念章基金费尽心机所求的。因为这里面有一些任远图也许不知道秘密么?
  无论如何,种种迹象表明,顾文宇已经倒戈去了任远图的阵营,并没有再为柯女士在做事了。
  十音一开始还不明白,任远图有时恨着柯女士,但一旦被她咄咄相逼,又每每总是词穷理屈。
  这么一听下来,二十五年前,古城大火策划之前,任、柯之间就拥有不止一种关系,他们是恋人、投资人与研究员,还是制、供、贩、运违禁品的合作伙伴。
  可他们的恋人关系本身也很复杂,说三角恋都单纯了,他俩中间似乎还夹杂着一位古城医学院的院长夫人、一位当地大土司的女后裔、一位当时古城的市长之女……等多位女x_ing。
  而任远图在他追求自身远大前程的路途上,最后倾向选择那位大土司后裔,于是于火灾计划实施前的一个月,狠心用药解决了他的“问题”,导致那个挡道的崽——柯语微腹中的孩子发生胎停。
  那大概也是曾被柯女士浇灌过爱的腹中胎儿,一直沉心静气的她,此际终于变得悲愤不已:“任医师,那是一对六个月大的龙凤胎,是我俩的骨r_ou_啊……虎毒不食子。”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