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野鸽子 by:赵吴眠(下)(80)

时间:2019-09-21 20:58 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悬疑推理
难道要等杜源出招,就怕为时已晚 孟冬说了他的猜测:杜源这个身份,也许他正打算放弃? 你说得有道理。十音认为有这个可能。 倾洒事件本身就是杜源应激过度的反应,完全不理智,外加厉锋说的那个系统内的落网内鬼
  难道要等杜源出招,就怕为时已晚……
  孟冬说了他的猜测:“杜源这个身份,也许他正打算放弃?”
  “你说得有道理。”十音认为有这个可能。
  倾洒事件本身就是杜源应激过度的反应,完全不理智,外加厉锋说的那个系统内的落网内鬼……
  内鬼十音并不认识,但那人只要泄露丁点南照扑向沧东的警力……杜源也许已经意识到他的身份危机了。
  他曾经放弃过一次任远图的身份,这次他打算怎么做?
  “再整一次容?”十音继续琢磨,“他假身份多,做多少次指纹移植的实力,他也是有的。”
  但脑移植就异想天开了,除非这世上,杜源真为自己准备了一个配型。
  “我在想,杜源也许根本无所谓老大这个人是白是黑,他就是需要那么一个崭新的关系,为自己所用。”
  杜源如果真要用到云海,那么他打算出哪种类型的筹码?在真正的危险到来之前,十音相信云海会设法套出那个筹码,再想法送来消息。
  大小毒窝,凭云海的经验,他是应付自如的,对付一个病入膏肓的毒枭更是。
  这么想着,十音略释怀了一些。
  孟冬已经修理好了琴弓,十音埋首细看,一切如新,真是没什么破绽。
  “梁大师手艺那么好,以后考不考虑制琴为生?”
  孟冬看她有了情绪调侃,也接了话:“从前每次去克雷莫纳,还真考虑过,假如手真的废了,我不能拉琴了可以做什么。有几年,其实怕回S市。”
  十音听得心酸,又听他说:“我手艺一般,不过大概养得活你。”
  她笑了:“这么厉害?”
  孟冬捏捏她的脸:“饲料又不贵。”
  “梁孟冬!”十音佯怒,知道他是逗自己开心,情绪随即还是低落下去,“我还欠着云海一根好弓,打赌输的。”
  “加加,我下月要去克雷莫纳。去年邱比就签了一场独奏音乐会,本想推了,违约金过高。”孟冬说着笑起来,“我就去五天,行不行?”
  “行,我目前不能出境的,你谅解的哦?不过我要求看现场视频。”
  “好。我计划带笑笑一起。让丫头给他选一根琴弓,算你的?要不要干脆再给他找一把好琴?算我的。”
  “要吧?要的,云狐狸一定会开心得疯了。”十音点着头,瞬间泪奔,无尽的担心抹不去。
  这种时候,心头冒出的全是云海这些年来的好处,毕竟那么多年的过命之交。云海万一有事,别的不说,她怎么给云旗和云中岳交代?
  “好。”
  江岩似在听天书,他俩在聊什么?孟冬始终很温和,两人似乎在商量给云海买东西。唉,海爷哪里是这种拿人手短的人。
  “加加你饿不饿?”孟冬拿起菜单。
  十音摇头:“有点吃不下,还是担心云海。不过必须得吃,不然会晕的。”
  “那我叫午饭。”
  “嗯,辛苦。”十音其实也没过脑子,随口说的,她正试图用卫星电话拨给吴狄,想让他帮忙一起尝试定位云海。云海身上目前有备用的微型定位装置,他们三人事先约定好的。
  “辛苦什么?”孟冬俯下去,十音极其自然地拨开刘海,像是就等他来亲额头。
  江岩整个人都凌乱了,这二货说在担心云海,孟冬毫不吃醋,是这个反应?
  那头电话还没通,十音拂开碎发,指了指额角,埋怨说这里爆了一颗痘。
  孟冬就着那里又亲,十音像得了安慰,轻柔地傻笑,孟冬一手将她的头发都揉乱了。
  阳光洒进玻璃窗,窗前的二人看起来就笼着毛茸茸的一圈光。
  当事人都无所谓,旁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从前总觉得这货二得不行,居然渣得这么有魅力?真是活到老学到老,江岩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此刻,江岩有一点点想……家。
  云海在沧东的具体位置,究竟是不是在音乐厅,吴狄接指令已经让人在试图定位、确认。
  另外,吴狄这刻给的消息异常及时,队内技术小吴刚刚追踪到,杜源的肺移植和脑移植专家团队那边,今早给杜源各自发过一份行程单。按行程所示,前者明天中午将从M国首都Y市飞抵临沧,后者则从慕尼黑飞抵南照,再自南照转机临沧,大约夜间可达。
  十音想到Y市离RK及孟加拉湾的车程不远,那里是全球著名的人体器官交易胜地。那支肺移植团队看来相当繁忙,想必是刚刚在那里做好一单现场交易?
  还真有移植这回事,为杜源提供配型的人,此刻也在沧东么?
  午饭后,江岩去楼下前台办理入住,孟冬终于抽空在练琴,十音则仔细清理电脑痕迹,藏起存储卡。
  孟冬在拉他的独奏音乐会曲目,一首巴赫无伴奏双小提琴曲目中的一个声部。他要带着妹妹崭露头角,会在那个演奏会的安可部分,和云旗合作那么一小段。
  这样的现场,别说十音,云海必定也很想亲历吧。
  十音听见门外终于有了动静,有人过来招呼,让守门那两人撤了。
  敲门声终又响起,不是江岩回来的声音。
  隔着琴声十音也能听见门外的,那种呼吸声,微弱、黯淡。
  如果这声音可以比作叶子,它就是那种失去水分的干叶子,慢慢皱起来。它用水仿佛是救不活的,已经渐渐脆裂,有了裂纹。
  孟冬探寻的眼神望过来,十音示意他继续。
  “杜教授?”十音开了门。
  杜源是表情解读方面的专家,但十音自认也是训练有素的。特别是她去年被孟冬笑话过反测谎修得不好,便着意在这个地方练习了。为了危难中的战友,必须力求笑得准确。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