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野鸽子 by:赵吴眠(下)(31)

时间:2019-09-21 20:58 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悬疑推理
集训驻地的食堂都解散了,十音想着也该来了,即便魏局的指令不来,云队也该来消息了。要是都不来,她就奔沧南找人去。 十音平时藏得好,其实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急x_ing子,濒临崩溃了。 彭朗正好敲门入内,十音本以为
  集训驻地的食堂都解散了,十音想着也该来了,即便魏局的指令不来,云队也该来消息了。要是都不来,她就奔沧南找人去。
  十音平时藏得好,其实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急x_ing子,濒临崩溃了。
  彭朗正好敲门入内,十音本以为他是过来告别,结果彭朗递在她眼前的,是一纸调令。彭警官现在是626队的新成员了,按指令先不回南照,来找新队长原地报道。
  这可以算个喜讯,626缺人,缺得厉害。十音和云海两个在市局打报告要人,要了大半年,魏局以控制人头为由,一直压着没能给。
  十音前阵仔细考察过这批学员,尤其是彭朗,给训练处提过一嘴。训练处给了份报告模板,让她递了申请,转头就帮忙送去了南照。本来她没抱多大希望,结果魏长生那里居然给批了,就地给了她一个惊喜。
  彭朗x_ing格好,反应机敏,做事胆大心细,应该是个相当得力的干将,云海和吴狄肯定都会喜欢他。
  午后,驻地的人几乎都被原单位接空,除了十音和彭朗,只剩下训练处的几位老师、政委还在驻地,他们明早也会一同撤离。
  十音听见政委在喊:“十音,有人找。”
  “队长!”来人很兴奋,十音头还没探出窗外,能看见雀跃挥舞的双手。她面露惊喜,也冲着窗外挥手,来的竟是苗辉和江岩。
  这次任务居然还配法医?战斗前景之惨烈……
  无论如何这是来了亲人了,十音三两步跑出去迎,结果一开办公室的门,她就结结实实撞上一人,十音揉着脑门:“……厉队?”
  厉锋却是又惊又喜:“十音?”
  夜里,厉锋和江岩估计找了个什么角落吸烟,十音听见苗辉在给彭朗普及626队和四队的渊源:“你不用管我说的那些爱恨情仇,那都是背景。你只要记得,四队的爱好是抽烟喝酒,厉队现在头发是剃短了,四队好几个都喜欢洗剪……烫。”
  彭朗来自分局,对市局不熟,直接听得愣了:“还真有把这当爱好的?”
  “有啊,有什么办法呢,上行下效。”苗辉说出了主题,“厉队长的烟,以后你不要接,我们全队都不接,太呛人,吃不消。江法医的可以接,他的烟比较清淡,法医嘛,都比较惜命。”
  “咱们队爱好什么?”
  “爱与和平。”
  十音找地方联络吴狄,杜源一直处于626的无死角监控中,他个人涉毒一事虽仍无实据,但已确认,他心理咨询诊所的两名长期咨询患者,在三辆水箱藏毒大货抵达南照后,曾先后与司机发生过接触。
  她忍不住抱怨:“魏局怎么想的,我盼着他要么派个痛快任务给我,要么给我送个痛快搭档。一看来人是小苗和江岩我想太赞了啊。结果乐极生悲,一开门看到厉锋。”欲哭无泪。
  每天内部还得保持高度警惕,这种无必要的内耗,相当浪费精力!
  “我也一脸懵逼,一开始我气到吐血,不过你看文件标题,”吴狄说,“是江厅的意思。”
  厉锋和苗辉带来的文件,标注的任务主旨很明确:根据追逃通告,对涉嫌重大职务犯罪人员云海实施追逃,同时追查其涉嫌的有组织犯罪团伙。
  这种压死人的任务标题放在626队哪个受得了?江之源为什么派他爱子爱徒齐齐来督阵?
  “那派江岩的理由呢?其实也有些奇怪的。”十音问。碟中谍?
  “魏局说是技术科抽不出来人手,只能抽派法医了。”
  江岩平时忙成狗,就抽得出来了?十音还是不解。
  吴狄说:“据我观察,厉锋自己倒是真不想来。他不知道是和你一起执行任务,一听说还是云队的事,魏局那里就推了好几次,明言这案子他绝不碰了。他不想你回来再同他翻脸,还想和你好好合作的。是江厅强行说服他来的。”
  听吴狄那么一说,十音转念释了怀,强行说服?像是老江擅用的疑兵之计。
  江之源这只高阶老狐狸,为了案子的确够狠。
  他知道厉厅也是死死盯着这块进展,那就满足你,干脆让厉锋加进来。
  不放心厉锋的安全?那我也出一个儿子。
  苗辉这次还给十音带来一套高清扫描件。
  “你带这么套天书给我做什么?怪沉的。”
  吴狄说:“你忘了?是云队千里迢迢杀到勐海,后来托老洛送来的文件,我们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在那里。”
  十音想起来,确有此事。云海之前亲自到过勐海,托他在那里的外情老洛弄过一档案袋的材料,均是M国语书写的旧材料。这东西十音吴狄等了很久,辗转到手时,十音已经离开南照。
  “我照着材料琢磨了好多日子,我对M国文字半通不懂,又不可以找翻译专家,云队冒险弄来的材料,我给他自己都看了,他自己都说看不懂,你说晕不晕?你有闲就一起琢磨看看,”吴狄玩笑说,”也就是堆A4纸,实在读不通你就拿去生火。”
  十音仍在忧心孟冬,辗转难眠。
  深夜卫星电话再次响起,云海终于来了消息。
  现在的任务主旨相当明晰了,杜源和杜源的对手,同为下一步的重大打击目标。
  杜源手里掌控着新型违禁品市场,日益坐大;而跨年夜对杜源动手的一方,身后应该有个不断被侵蚀的传统市场,早就在伺机对另一方下手。
  杜源的对手究竟是不是那家香港财团的另一位控制人,还不得而知。但今年年初,J基金和念章基金,自去年前者对后者公开抛出收购意向遭拒之后,双方在资本市场上的争斗突然趋于白热化。念章基金举牌一次,J基金已经是公历年第二次举牌增持该财团了。
  “都想让对方叫自己爸爸,”云海说,“谁都不服谁。”
  “他们既然是对头,为什么要在一个财团里拼杀?”
  “J基金持有的年份比较长,念章基金是在J基金首次举牌那年进入的,用意不明,一开始很可能就是冲着对方去的。”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