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避宠 by:鹿谣(下)

时间:2019-10-07 18:39 标签: 天作之合 宫斗
第127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饮酒的众人暂时放下了手中酒盏,都盯着季二小姐看,要是旁人被这么多的视线盯着,也许会紧张或局促不安,季二小姐却表现得很从容,翩然的仪态一点儿没受影响。 太后细细打量着季二小姐,略显浑浊的眼眸里满是笑意,上次见如笙还是几
第127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饮酒的众人暂时放下了手中酒盏,都盯着季二小姐看,要是旁人被这么多的视线盯着,也许会紧张或局促不安,季二小姐却表现得很从容,翩然的仪态一点儿没受影响。
  太后细细打量着季二小姐,略显浑浊的眼眸里满是笑意,“上次见如笙还是几年前,那会儿她还是个小女孩,现在竟出落成了俏生生的大姑娘了,瞧瞧这模样,比如霜还要俊俏。”她问季相,“如笙今年多大了?”
  季相在预留给他的位置上坐下,“前几日刚过完十七岁生辰。”示意季如笙坐在他身边,像个上了年纪却还cao心儿女的老父亲一般唠叨道:“如霜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准备嫁进皇宫了,她却浑然不在意自己的终身大事,整天在外面瞎跑。前段时间她还去了趟受洪灾侵害的武鸣县,若非我派人去把她接回来,估计她现在还在武鸣县忙着帮灾民们重整家园。明明是娇养长大的官小姐,却偏偏把自己当不要钱的壮劳力使,也不知是怎么想的。”
  分明是抱怨和数落的话语,林桑青却从中听出些许欣慰的意味,不知是她听错了,还是季相的确在明贬暗褒。
  “哦?”太后饶有兴致地看着季二小姐,连连颔首道:“如笙竟如此乐善好施,不错不错。”说完这句话,她似乎才察觉到殿中的安静,环顾四周道:“哎,你们怎么都停下来了,继续宴饮啊。”
  官员与家眷们这才添酒开宴。
  鼓乐鸣奏声重新响起,快活的氛围再度归来,殿外照旧华灯璀璨,但殿内的气氛却有了微妙的变化,这变化微乎其微,只有寥寥几人感受到了。
  酒至半酣,季相对季二小姐道:“如笙,去给你姑母倒一杯酒。”顿一顿,又道:“也给你姐夫倒一杯。”
  季二小姐提着青花小酒壶翩然起身,她先给太后斟了一杯酒,动作如行云流水,没出什么差错,然而给萧白泽倒酒的时候,不知是薄醉之意作祟还是怎么的,竟然把放在萧白泽面前的酒盏碰洒了。
  清澈的酒水很快顺着桌子淌到萧白泽的衣服上,明黄色的帝王华服上很快出现一片水痕。
  面颊因饮酒而变得绯红,瞧上去像傍晚的云彩,季二小姐含羞带怯地瞥萧白泽一眼,不好意思道:“臣女……臣女无心之失,还望皇上恕罪。”
  美人一笑,连大好春光都要黯然失色,殿内因她这一笑生出不少旖旎风光。
  似是无心欣赏季二小姐的如花笑颜,随手把倒下的酒盏扶起来,萧白泽低头平静道:“无碍,你不用自责。”
  季二小姐抵唇轻笑,眉目宛然若桃李,“臣女赠给皇上的手帕可还在?”见萧白泽不回答,她已知晓结果,善解人意道:“弄丢了也没关系,臣女这里还有,您稍微等等,待臣女找张帕子帮您擦拭水渍。”说着,她伸手去衣袖中掏手帕。
  不等她把手帕掏出来,萧白泽微微侧首,隔着太后和淑妃呼唤坐在不远处的林桑青,“宸妃。”
  求救似的。
  从季二小姐提着酒壶起身开始,林桑青便一直偷偷观望着她的一举一动,她亲眼目睹季二小姐把酒水洒在萧白泽身上,看上去倒真像是无意的。
  萧白泽只是喊了她一声,并没有说要她做什么,但林桑青还是在第一时间领会了他的意思。
  “皇上怎么这么不小心。”快速起身走到萧白泽身边,林桑青动作麻利的从广袖里掏出手帕,伸手递给他,“这张帕子是您昨日落在繁光宫的,臣妾已经清洗干净,请您用它擦拭酒渍吧。”
  萧白泽给了她一个眼神,似乎示意她靠近一些,林桑青又往前挪了挪,萧白泽拿手帕遮住嘴巴,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想办法把她支走,她身上的香味太浓,我消受不了。”
  季二小姐身上的确有股子香味,但那股香味并不冲鼻,淡淡的,很好闻,像雨后新绽的晨花香,不知萧白泽为何消受不了。
  但萧白泽这人怪癖多多,也许不喜欢闻季二小姐的体香又是他近来新增的怪癖之一。
  林桑青十分善解人意,神色如常地站直身子,她仰起脸,对季二小姐友好笑道:“如笙既是淑妃的妹妹,那么也便是本宫的妹妹了。妹妹无须害怕,咱们皇上不是计较的人,他只是稍微有些洁癖,不喜用他人的东西罢了。”她故作热情地牵住季二小姐柔软的手,领着她往她方才落座的位置走去,“来,如笙你和我们一起坐吧,正好可以同淑妃说说话。”
  亏得季二小姐还能记住曾经赠与箫白泽的那张手帕,只是,她可能料想不到,那张她亲手送出去的含香帕子已经沦为了擦拭桌子的抹布。
  季二小姐温和笑道:“多谢宸妃娘娘。”
  太后噙着和蔼的笑容看着她们,似乎想说些什么,恰好昌国公府的大夫人过来向她问安,大夫人是太后的旧相识,她们已有多年未见,此次相逢自是有许多话要说。
  太后把视线从几个年轻的小辈身上挪开,转而和昌国公府的大夫人叙起旧来。
  拉着季二小姐坐在淑妃和她中间,林桑青松开手,故作热络道:“本宫没有姐妹,上头只有个糙汉子一样的哥哥,哥哥虽然挺疼爱我,但到底不如姊妹贴心,有许多话都不能对他说。”敛裙坐在椅子上,她扶一扶头上的簪花,“本宫很羡慕有姊妹的人呢。”
  这句全然是空话,她与大姐林忘语相处十几载,受尽了她的欺负,有娘在大姐身后撑腰,她想找人告状都找不到。她一点儿都不羡慕有姊妹的人。
  季二小姐笑一笑,精致的眉眼如墨笔绘就一般,偏头与淑妃道:“姐姐近来身体可好?前段时间四叶城的府尹送了爹爹一箱子上好的枇杷果,如笙本打算带些给姐姐的,可出门的时候太匆忙,竟然忘了此事。等会儿回府,我即刻让下人送枇杷果给您,如笙还记得,姐姐您最喜欢吃枇杷果了。”
  没有想象中姐妹情深的场面,淑妃头也不抬地把玩着手中酒盏,似乎当季如笙是一团不起眼的空气,她们姐妹俩生分得很。
  季二小姐不觉尴尬,她仍旧冲淑妃笑得谦卑温和,似乎早已习惯淑妃这样对她了。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