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太傅家的小娇娘+番外 by:无攸1(上)

时间:2019-08-12 08:21 标签: 穿越 重生
简介: 上辈子谢瑾卿怎么也想不到,在她死后,一向自私霸道的孟祈越也跟着她去了。 这辈子她也不明白,怎么她一心当做长辈,想抱其大腿的太傅沈静安,明面对她温和慈爱,内地里却想将她拐回家做夫人 标签:世家 虐恋 =============== 楔子 一道残阳照进房间,
 简介:
  上辈子谢瑾卿怎么也想不到,在她死后,一向自私霸道的孟祈越也跟着她去了。
  这辈子她也不明白,怎么她一心当做长辈,想抱其大腿的太傅沈静安,明面对她温和慈爱,内地里却想将她拐回家做夫人……
  标签:世家 虐恋
  ===============
 
 
楔子
  一道残阳照进房间,相比屋外的穷乡僻壤,屋内可算得上奢华,沉香木制成的大床上雕刻着鸳鸯戏水,连那床幔也是深红色,似乎透着浓烈的情意,窗外也是一片旖旎之景,正值夏日,大片绚烂的荷花争奇斗艳,充满浓浓生机。
  不时有小婢经过,脚步声很轻,脸上带着紧张,生怕惊动了屋内的贵人。
  缕空雕花的窗边坐着一女子,年芳二十左右,双眉修长如画,嘴唇薄薄的,整个面庞脱俗清丽,仅仅穿着淡绿色底绡花的外衫,加上白色百褶裙,就静静的坐在那儿,便显得端庄高贵,文静优雅。
  那双透澈的眼眸淡漠的瞭望着京城的方向,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他今日怎还未来?”
  很是寻常的一句话,身旁的婢女却吓了一哆嗦,结巴了许久才回道“今儿是那位的婚礼,不会来了。”
  女子听罢,愣了好许。
  良久,隐约听到屋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似是疯癫一般的痛苦哀嚎,然后便是长久的寂静……
  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时间的寂寥让婢女脸色越加苍白,终是按奈不住,急匆匆的冲着庄外的护卫吩咐了几句,护卫听后又细细询问了几句,当确定意思后,才咬咬牙快步上马向京城国公府奔去。
  接近傍晚时,嗒嗒嗒的马蹄声在寂静的乡村里响起,飞驰而来的骏马溅起厚厚的尘埃,领头的骏马上身着红衣婚服的新郎却是满脸y-in沉。
  孟祈越极其愤怒,恨铁不成钢般的失望生气,怒其在他大喜之日还在闹腾,哀其从不体谅他。
  可当看到那被熊熊烈火映s_h_è 出的红色晚霞时,满脸的怒火只剩下惊惧恐慌,铁青的脸庞褪去血色成了惊慌失措的苍白。
  不会的,不会的!
  “驾!”刺骨的疼痛让马儿嘶鸣着向前奔去,可再快的速度,也快不过风,马在奔跑风在咆哮,火舌在飞舞,吞噬着所有的生命。
  当骏马赶到庄子时,马背上斑斑血痕已是皮开r_ou_绽,不言而喻主人心中的急切暴躁。
  可到底是迟了,那豪华奢侈的庄园只剩下了废墟,隐隐绰绰的火舌穿梭在乌黑的房梁上,曾经的郎情妾意,曾经的恩爱两不移,也同这房子化为灰烬。
  孟祈越这时才惊悟痛悔,什么隐忍求存,什么报仇雪恨,与谢瑾卿相比,都不值一提。他从头到尾想要都是与谢瑾卿白头到老,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的话,我说过我只爱你啊。为什么就不愿意等等我,为什么……”
  跪在地上,抱头痛哭的男人没了往日的稳重肆意,那样的无助,那般的绝望,似乎没了谢瑾卿就是要了他的命。
  可若是在乎,当初又何苦那般伤人……
  “爷,夫人让我带给你一句话。”
  “她说:生不同床,死不共眠,如有来生,只愿是路人……”
  男人听罢,踉跄着身影站起来,仰天大笑,似是自嘲,似是疯癫,突然冲进废墟中,徒手挖刨着灰烬,指甲破裂,滚烫的木炭灼烧着皮肤,十指连心的疼痛却不及心中一丝痛苦。
  她那么怕疼的一个人,怎么就下得了手?
  “谢瑾卿!谢瑾卿!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如此恨我?!连骨灰都不愿意留给我,你好狠的心啊!”
  “生不同床,死不共眠?我告诉你,不可能!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就算做鬼也会纠缠你生生世世!”
  “你回来啊,你回来啊……”
 
 
第1章 重回年少时
  京城的德忠侯府,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由高祖皇帝亲自题书的“德忠侯府”,金碧辉煌的琉璃瓦,深色的檐上雕着貔貅,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整个府邸显得富丽堂皇、庄严大气。
  府内时不时有美婢轻声走过,却不见交头接耳的取乐声,可见其管家得当,作风严谨。
  此时的侯府正值权极一时,德忠侯爷谢楠德深受皇帝器重,嫡长子谢谦言年仅而立之年,已是正四品的鸿胪寺卿,嫡次子谢谦元更是才华斐然,去年便晋升为从三品的奉天府府尹,长期在外任职,很少回京城。嫡三子谢谦嘉不好功名,只爱诗词歌赋游山玩水,却娶了皇族郡主为妻,并生了双胞胎儿子。幺女谢谦贤乃是家中独女,深受宠爱,后嫁给归宁侯府的唯一嫡子,现育有一女。
  不同于其他世家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侯府的当家祖母公正慈爱,妯娌间相互尊重,子辈间也是少有的和睦。一家三代只有世子谢谦言有一位姨娘,并育有一名庶女外,其他四子一女皆为嫡出,而谢瑾卿便是谢世子的嫡女,侯府的嫡长女。
  谢瑾卿躺在床上,浑身酸痛得厉害,脑袋昏沉沉的,此时已是凌晨,屋内还点着暗淡的蜡烛,想要撑起身体看看,却发现床边的手被紧紧捂住。
  那是一张美丽柔和的脸,时光在她脸上增添了几分韵味,却被琐事挂上了愁绪,灯光柔和了她倔强的眉骨,眉头却是紧紧皱起,似是有什么烦心事,梦中也无法安睡。
  谢瑾卿眼泪瞬间如泉水般冒出,怎么也收不住,所有的坚强所有的倔强,在看到这张脸后,便崩溃了。
  那是为她cao劳一辈子,到死都为她筹谋的娘啊;那是为她宁愿与丈夫决裂也要成全她的母亲啊。
  “娘,娘,我好想你……”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紧紧抱住母亲的腰肢,再也不肯松手。
  哭声惊醒了董氏,耳边的胡话将董氏吓得够呛,一向好强的女儿怎么哭得这般伤心。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