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说吧-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电子小说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BL同人 >

生死契 by:花溅衣

时间:2019-09-11 09:50 标签: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布衣生活
生死契,闻名知其意,一命换一命,属实玄妙的紧。 这世间的至深的情感是什么? 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而是,我用自己的x_ing命,换你余生无忧无虑的长安喜乐。 看了《陈情令》,觉得金光瑶虽然他是恶人,但是他又是个可怜人。 于是,便想写下这篇问,给
生死契,闻名知其意,一命换一命,属实玄妙的紧。
  这世间的至深的情感是什么?
  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而是,我用自己的x_ing命,换你余生无忧无虑的长安喜乐。
  看了《陈情令》,觉得金光瑶虽然他是恶人,但是他又是个可怜人。
  于是,便想写下这篇问,给金光瑶一个疼他,怜他,护他的一个女子。
  (注意:作者玻璃心,不喜勿喷,谢谢!)
  蚩梦:“阿瑶,你这一生撒谎无数,如何,我心甘情愿被你骗。你做尽世间无数恶事,又如何,我一厢情愿护你,为你还债,替你挡恶果。”
  金光瑶:“我以往这世间哪有那般痴傻的人,愿意为了一个人,连x_ing命都不要。而今,我却真真的相信。这世间真有人,愿意为了让我余生安好的活着,连命的都不要了.......”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光瑶,蚩梦 ┃ 配角:魔道祖师众人 ┃ 其它:
 
 
第一章 救了个吃货
  寅时三刻,天还未亮,天空还是灰蒙蒙的。
  青石铺就的街道上,连个人影子都没有。那打更人也不知去了哪里眯觉了。
  一个城,最热闹的是什么地方?
  白日里,是行人不断的集市。
  晚夜里,是恩客不绝的勾栏。
  而今这时辰,就连灯火通明恩客不绝的勾栏里的姑娘也歇了热闹。
  城里各个街巷,皆已安静无声。
  忽然,一个步履不稳颠颠撞撞的人影,出现在空旷的街巷上。
  虽然,勾栏打了烊,但门前的显眼的红纱灯,还在亮着。
  微明的红纱灯,将街巷照亮,也照出那步履缓慢之人的身影。那身影投在青石街道上,影子拉着很长很长。
  看那青石上纤细的身影,不用想,定是为女子。
  红纱灯微明的光亮,打在女子身上,显示出女子的形态: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气若游丝、步履不稳。
  女子见眼前那一抹红色亮光,顿时,心中满是希望。她强撑着身子,艰难的挪动着步子,一步一步向那如红日的光亮靠近。
  一步一步,当女子来到红纱灯下,正要抬起脏的手扣门时。她仅剩的一口力气终于用完了,纤细带土的手,没挨着木门便垂下了。
  女子眼前一黑,身子一倾,便摔倒在‘满堂春’门口。
  卯时一刻,东边的日头冉冉升起。
  太阳在天空中露出了脸,那光亮将大地照亮。黑夜离去,白日归来。
  日光静静地洒在城里的各个街巷上,顿时,街巷明亮了起来。即便乌烟瘴气的勾栏之地,日光也是公平的洒了下来。
  天亮了,满堂春门前挂着的红纱灯,还在亮着。
  做朝食生意的小贩,便开始出门吆喝着买卖。
  勾栏之地烟花柳巷,只做晚上生意。这青天白日里,自然姑娘要休息,待晚夜来临,好以最好的精神面貌迎接恩客。
  满堂春也是如此。
  本来满堂春安静的门口,忽然,红色木门被打开。
  一个衣衫微旧,年纪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郎,打开了满堂春的大门。
  那少年郎抬起玉手理了理衣襟,又正了正儒巾。他抬脚跨过门槛,随即将大门阖上。他正要朝药铺方向走去,眼角却瞥见一个身影倒在门旁。
  少年郎以为是自己昨夜未睡好产生的幻觉,他定眼仔细一眼,他心中一惊,那竟然是个人!
  看着那女子一动不动,少年郎心想:这女子莫.......莫不是死了吧?若让李妈妈知道满堂春满口死了人,定会将这晦气之事,又扯到娘身上的!现在娘生了病,身子虚弱,不能再让娘受指桑骂槐的罪了!
  少年郎那双灵动的眸子一转,暗想:趁着天色尚早,四下无人,将这尸体拖到暗巷子里去。
  少年郎心中打定好注意,他走向‘尸体’。
  当少年郎俯身正要拖着‘尸体’时,忽然,满堂春的门打开了。
  少年郎心中一惊,扭头一看,原来是他娘——孟诗。
  少年郎丢了下‘尸体’,快步走上前,满脸关切的看着孟诗。
  “娘,虽已是暮春时节,但这晨时的风还是微凉的。而您生了病,大夫嘱托您不能出风。您怎么出来了?”
  孟诗满眼慈目的看着少年郎,笑着。
  “阿瑶,娘见你未待吃朝食,怕你饿着。娘便想拿两个饼,让你先垫垫.......”
  看到门旁躺着一个女子,孟诗一惊。
  “.......阿遥,这,这是?”
  “一个尸体,娘这里有风,你先回去吧,我去买药,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他拿过孟诗手中的饼,正要扶着孟诗走进满堂春。
  但是,孟诗打断了他。
  “阿瑶,我觉得那女子还活着?”
  说完,她走上前。
  少年郎墨眉紧锁,正要阻止。
  “娘,一个死人晦气的很,不要碰!”
  孟诗没有理会,走上前,伸手在女子鼻尖试探了一下。她回头笑着对着少年郎说。
  “阿瑶,不是死人,人还活着。”
  少年郎走上前,扶着孟诗。
  “既然是活人,想来一会儿便会苏醒,待她醒来就会走的。”
  忽然,少年郎感到了一阵清风。
  “娘,有风了,回去吧?”
  孟诗心地善良,见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女子,顿时,她心生怜悯。
  “阿瑶,我们还是救救她吧?”
  少年郎眉头紧锁,暗想:救人?而今娘吃药看病的银子,已是吃紧的很,哪还有额外的闲钱救人!
(电子小说吧:www.dzxs8.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